不仅功放做得好,丹麦这家音响品牌的脚钉也好

  • 不仅功放做得好,丹麦这家音响品牌的脚钉也好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原创 资讯

丹麦是一个音响王国,这里有世界上人均最多的、世界性的音响品牌。比如:达尼DALI、丹拿DYNAUDIO、翩美Primare 、斯坦威 林道夫 Steinway Lyngdorf、B&O、贵丰Gryphon等。提到贵丰Gryphon,发烧老猫(ifous)不得不多说两句。这是一家非常传奇的音响企业,其老板Flemming E. Rasmussen 先生自身并不是声学或者电学出身,而是学美术,同时他也是一位热爱音乐及现场演奏的人。因此,Flemming E. Rasmussen 先生带领下的贵丰Gryphon,其产品天生有一种能感动人心的魅力,音乐中淡淡的忧郁、亟欲爆发的能量,欢畅淋漓的情绪。这是真实“音乐现场”的情绪,让贵丰Gryphon受到世界音乐爱好者的喜欢。

今天发烧老猫(ifous)为大家介绍的是贵丰Gryphon推出的全新的脚钉 Atlas Spikes。可能有些朋友会问,发烧器材底部不是都自带脚钉吗,干嘛还要花钱在额外购置脚钉?发烧老猫(ifous)认为,脚钉是音响调声部件,属于抑制音响产品共振,微调(这里的“微调”非常准确)系统音色的。这里发烧老猫(ifous)借用一家网站做的测试:这家网站仅仅使用的是5寸的桌面书架箱(或许说桌面多媒体音箱更合适),放在不同的材料上播放同一曲目测试后的结果。

上几图可以看出,这还是桌面5寸书架箱,低频、高频有些还表现不出来,但是更换不同的材质的垫后,声音区别差异就如此明显,那换在灵敏度、频宽更加宽广的Hi-End级别的音响器材上呢?这个差异就不能忽视了。差异产生的原因,就是来自音响系统正常工作时候,自身或者被动的会产生共振。而这种共振造成的声音变化,往往影响音响系统的真实重播水准,这是所有追求高保真、强调音质和乐感的音响企业所不能容忍的。而作为Hi-End级别的音响品牌贵丰Gryphon,早在30多年前就明白音响器材运作时候的共振会给音响系统带来影响。因此贵丰Gryphon早期采用在器材垫上不同的材料:垫、弹簧、粘滞阻尼 Viscous damping、橡胶脚等,以吸收 / 分散等方式,把震动化为热量,从而消解共振。在经过大量的实验下,1989 年贵丰Gryphon推出了享负盛名的 Black Spikes 脚钉及 Square One platform 等避震辅件,受到音响发烧友的追捧。

Atlas Spikes脚钉是贵丰Gryphon最新的产品,一盒价格约为 1490 欧元(四只)。

由于不同材料对音质影响较难掌控,Fleming E. Rasmussen 经过多年测试所设计出全新的 Atlas Spikes,采用全新形状及制造物料,以 Polyoxymethylene、铝及强化钢制成,钉脚内部具备一条 Evacuation peth 导管,有效将器材所产生的震动转化成能量,并由单一方向导走。

除了一般摆放外,Atlas Spikes 更预留了 M4 镙丝,让用户能轻松安装于不同器材之上,而 Fleming E. Rasmussen 先生更称用在功放机,黑胶唱盘及CD机这些对震动敏感的器材上,效果更为显着,并实现了更结实的低频,更清晰的声音及更准的音场定位等优点。

发烧幽默:

下文转自网络,忘记出处,供大家一乐。

不同火电,不同影响

火电也有千差万别,不是细心人难以察觉。一般火电厂半年都要吹一下炉膛,此时将涡轮机的安全阀打开,高压气体喷薄而出,声音震耳欲聋。这一吹,把火电厂涡轮机组里的陈年老灰一扫而空,连斑斑点点的积碳也不见踪影。我在家听音响,Wadia和Monarchy专门在唐山热电厂吹炉膛之后的两个星期开机,超过两个星期后,发电厂积碳如故,不忍卒听。

有日在唐山热电厂吹炉膛后一个星期,正与一法国朋友仔细的听一年开机一次的Monarchy,蔡琴正唱得欢实,突然觉得声音变恶,貌似污浊不堪,还有一股没有推力的感觉,高音过冲。当下我觉得纳闷非常,让司机开着宝马745载着我到唐山热电厂去兴师问罪。厂长惊诧非常,上下询问一番,皆云厂内设备运作没有异常。我走访厂房却发现,一女性技术员正在操控设备,责问之下,方知此女刚来大姨妈,且未用棉条,污秽之气外溢,导致电网污染,波形走向,音响变声,蔡琴变驴。厂长闻之色变。

片刻,唐山热电厂忙换上一二八小伙做技术员,我当场从车中搬出Monarchy外加一对柏林之声,当众再次试听蔡琴,只闻仙乐飘飘,令人三月不知肉味,拳拳到肉,大珠小珠落玉盘。厂长这才松了一口气,以为可算能打发这位爷了,千恩万谢送我到大门口,临上车钱,我回头向厂长微微一笑,轻声道:“你这厂长,本身就有问题。方才蔡琴的第七只蛤蟆叫声有始无终,缺乏底气,虽有洪钟大吕之声,略薄振聋发聩之意,尤其是声线略微紧缩,此乃厂长痔疮之相,你就不要硬挺着了,去医院做手术吧。”

据说我们走后,厂长一个人目瞪口呆的站在街边,我们都跑到京沈高速了,他也不回去。

weinxin
发烧老猫微信号
欢迎添加发烧老猫微信号
发烧老猫